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 杨  祥

 

一、信托法出台与新型财产关系的构建

 

2001年4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以下简称《信托法》),并规定于2001年10月1日起施行。时光荏苒,不经意间,《信托法》已实施二十周年。

信托是地道的“舶来品”,《信托法》的颁布实施,在中国法律体系下,构建起了一种新型财产关系。我们知道,信托是一项优秀的财产转移与财产管理制度,与其他类似制度相比,具有整合性、灵活性、稳定性和安全性等优越性。 英美法历史上,信托原本是一种规避普通法的消极性财产转移制度,随着封建制度的瓦解及经济社会的发展,逐渐转变为积极管理金融资产的最主要工具,如美国高度发达的商业信托。

不过,信托在财产传承、财富管理方面的作用至始至终都没有被削弱。凭借所有权与受益权的分离性、信托目的的灵活性、信托财产的独立性、信托管理的连续性等制度创新,信托具备了传统财产转移与财产管理制度所不具有的灵活、有效、安全等更为优良的财富治理功能。 以生前信托和遗嘱信托为主要形式,信托一直是家庭内部进行财富传承与管理的首选。正如兰贝尔教授所言:“信托这一源自中世纪末的家族财富转移方式,迄今,在转让人拥有大量资产或复杂家庭事务时,仍然是安排代际财富转移的主要工具。” 可以说,现代信托制度集财产转移、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等多项功能于一身,在民事和商事、私人和公益、资产管理和财富传承等众多领域,均呈独领风骚的运用态势。

 

二、中国信托业发展的黄金十年

 

尽管现代信托制度集财产转移、财富管理等多项功能于一身,是重要的财产转移与财产管理机制,但我国在引入信托工具及制定《信托法》当时,考虑的却主要是如何规范当时乱象丛生的中国信托业,即规范并促进营业信托的发展。毫无疑问,《信托法》实施二十年来,这一目的得到了充分的实现。《信托法》出台后,我国营业信托飞速发展,信托业很快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金融部门。信托业快速发展的成因众多,归结起来至少包括两点:

一方面,2001年颁布《信托法》,确立了信托制度的基本架构,为信托业的展业和监管提供了制度框架与法律依据,奠定了行业发展的规范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信托法》的颁布实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开创了一个信托业规范发展的时代。

另一方面,在国民经济高速增长以及金融分业经营的背景下,信托业利用信托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及产业投资等多个市场的优势及灵活性,为金融压抑状态下无法获得融资满足的大量优质企业和项目提供资金,规模迅速做大。数据显示,2001年开始,信托公司经整顿及重新登记营业后,中国信托业开始高速增长,2012年底即成为第二大金融部门,2015年末信托全行业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跨入“16万亿元时代”,此后又迅速跨越18万元(2016年3季度)、20万亿(2016年4季度)大关,2017年2季度时信托资产规模已达23.14万亿元。 无论是增速、规模还是影响力,在金融体系内均位居前列。虽然行业内对确切从哪一年开始起算“黄金十年”存在争议,但毋庸置疑的是,过去十余年是中国信托业发展最快的黄金时期。

 

三、回归本源,攻坚财富管理蓝海

 

然而,坐拥发展红利与制度套利的时代一去不复返。2018年4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外管局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统一资产管理行业监管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简称“资管新规”),试图打破“刚性兑付”,回归资管本源,建立统一监管,杜绝监管套利。

资管新规出台后,监管部门先后发布配套制度,并根据形势制定了一系列调控措施,如2021年初监管部门制定了“2021年全行业再压降1万亿融资类信托业务”的计划。相关法律法规、监管举措,叠加宏观经济下行风险尤其是房地产积聚风险,对中国信托业造成了重大的影响。信托业的规模从峰值开始直线下降,2021年1月末,全行业信托产品存量规模首次压降至20万亿以内(为19.99万亿)。虽然之后有所回升,但徘徊在20万亿规模(截至2021年2季度末,信托资产规模为20.64万亿元)。整个行业增速缓慢,乃至有进一步后退的趋势。

从“黄金时代”跌落到“青铜时代”甚至“黑铁时代”,经营信托业务的机构别无选择,只能寻找新的赛道与商机。目前,回归信托本源,开展家族财富管理业务,已经成为众多信托公司的首选赛道。

不过,信托公司并非家族财富管理业务的唯一参与者。财富管理因其赛道足够宽广与持续,被誉为“蓝海”业务,信托、券商、私行、律所、三方财富公司等纷纷布局。多元化机构的加入,并未造成竞争的白热化,反倒有助于构建家族财富管理的协同生态圈,共同推进财富管理业务的成熟与商业化——因为家族财富管理解决的是高净值客户的综合性需求,如法律合规、风控、税务、财务、移民及投资等,而非单点需求,不同的机构均能从中找到服务的契合点与客户需求。构建高度协同的生态圈,全方位、整合性地解决客户的多样化需求,才能增强客户粘度,建立深度信任。这是财富管理业务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

尽管参与的机构类型众多,业务模式、角色定位及服务方式等均差异甚大,但财富管理业务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信托被视为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在家族财富的管理、分配、转移、家族建设、家族治理以及家族企业传承等方面广泛运用。信托独特的法律结构和法律特征,使家族信托在保护财富、分配财富和传承方面,具有其他法律工具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是家族财富管理当之无愧的基石性工具。从这个角度而言,《信托法》又是中国家族财富管理的基本法律之一,为财富管理业务行稳致远的的发展提供规范依据。

国内家族信托业务,前景广阔,未来可期。不过,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逐渐暴露一些问题,如市面上一些机构盲目扩大规模,采取不可持续的低价恶意竞争;一些机构缺乏规划设计与专业服务,为客户设立的家族信托没法发挥信托的价值与功能;一些机构将家族信托做成了嵌套购买自己理财产品的工具;极个别机构或人员甚至利用全权委托的便利,用家族信托的资金来接盘不良资产等。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很可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形,在客户心中形成难以改变的坏印象,给国内家族信托发展造成重大障碍。对此,需要监管部门、行业协会以及从业机构、专家学者等共同努力,构建规范有序的竞争格局,切实保障家族客户利益,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杨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新财道家族财富规划中心总经理,兼清华大学法学院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首发于《中国银行保险报》2021-10-21 第006版)

话题:



0

推荐

杨祥

杨祥

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分钟前更新

清华博士,现任新财道副总裁、家族研究院执行院长,兼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出版国内第一部股权信托著作(获清华大学优秀博士论文一等奖),曾在最高人民法院、律所、信托及政策性银行总行实践、工作,对家族信托、股权信托、保险金信托以及海内外财产规划等研究深入,为客户提供顶层规划设计。发表论文三十余篇。联系方式:xiangylaw@aliyun.com

文章